精彩小说尽在开光推文!

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›全本阅读将门王妃:摄政王的掌中娇太魅

>

全本阅读将门王妃:摄政王的掌中娇太魅

郑大钱 著

古代言情 谢德音 陆元昌

小说叫做《将门王妃:摄政王的掌中娇太魅》是“郑大钱”的小说。内容精选:前世,她被自己的丈夫亲手送到摄政王的床上去讨好巴结,产下一子后,被丈夫伙同贵妾虐杀,遇人不淑自己白白送了性命,含恨而终。一朝重生,她发誓要让够男人血偿,自己定要站到那权力的最高峰!虐渣男,撕白莲,蓄意接近前世那个占了她身子的权臣,借他之力虐渣复仇!直到有一天,她看到那个权倾天下的男人眼神浓烈且炙热眼神,方知与虎谋皮被反噬的危险…… 待她知道怕时,却被那个腹黑的男人掐腰逼至角落:“这会儿知道怕了?利用完我了就想跑?晚了!”...

来源:ffsjzddi   主角: 谢德音陆元昌   更新: 2023-12-31 20:34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古代言情《将门王妃:摄政王的掌中娇太魅》震撼来袭,此文是作者“郑大钱”的精编之作,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谢德音陆元昌,小说中具体讲述了:原来,那不过是她的伪装,又或者,平时人前的那个她才是伪装。此刻眼底迸发着恨意和疯狂的才是她。若是她新婚之夜她是清醒的,想必也会这样对待自己。一个被丈夫当成玩物送给他人的女子,本是玩物一样的存在,现在竟让他有了一丝钦佩...

第15章

《将门王妃摄政王的掌中娇太魅》中的人物设计非常精彩,每个角色都有自己鲜明的个性和独特的故事,为整个小说增加了丰富多彩的维度。该小说已连载至最新章节,总字数超过588430字,喜欢古代言情、宫斗宅斗、重生、且对古代言情、宫斗宅斗、重生、故事情节感兴趣的读者绝对不能错过!

书友评论

情节会前后呼应,不脱节。对男女主内心的刻画也丰富,值得追。

好心急想要知道后面发展,前面的误会还没解开,望穿秋水

这是第一本追的连载文,一旦开始追就停不下来,好不容易追上进度,抓肝挠鳃啊

章节推荐

第174章 这小嘴儿,当赏

第175章 棋子

第176章 身世

第177章 嫌弃本王?

第178章 他的死劫

作品阅读

周戈渊浑身寒气逼人,到了后院厢房的时候,院里没人,他抬脚踹开了房门。

他原本已经想到,谢德音只怕被那老东西糟蹋了,这次过来,救她一次,算是毁她清白的补偿,之后便两不相欠了。

只是没想到,映入眼帘的是床榻上的女人披头散发,衣衫虽然凌乱,却还算完整,她手里拿着一根簪子,拼命的朝着倒在床榻上的马尚书咽喉刺着。

她的衣衫被血浸透了,连帷幔上都是迸溅的血迹。

床榻上的人早已经死透了,她依旧没有停止,一下下疯狂的刺着那已死之人。

莫明的,周戈渊想到了那次在宫中偏殿里的那一幕,她媚眼如丝,风情万种的让他做她的面首,她的外室。

原来,那不过是她的伪装,又或者,平时人前的那个她才是伪装。

此刻眼底迸发着恨意和疯狂的才是她。

若是她新婚之夜她是清醒的,想必也会这样对待自己。

一个被丈夫当成玩物送给他人的女子,本是玩物一样的存在,现在竟让他有了一丝钦佩。

周戈渊上前,握住她的双腕,将她往前一带,弯腰俯视着她。

“他已经死了。

她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双眼迷茫无措,待双眸渐渐焦距回神后,渐渐的看清了眼前的这个男人。

铁甲寒衣,剑眉星目,眉目间没有了之前的轻浮,反倒是眸底影影绰绰有些让人读不懂的情绪。

谢德音突然轻笑了一声,笑得顾盼生辉,倾倒众生。

“是啊,他死了,你怎么还没死?

周戈渊眸中掠过一丝暗色,腮线隐隐。

知道她今晚受了刺激,便不与她计较,将她拽过来,看了看身上没伤,衣服也完整,知道这些血都是那个老东西的,心中隐隐有些庆幸,却又不知这份庆幸从何而来。

“胆子倒是不小。低沉的声音,沙哑中带了回声,似揶揄,也似夸赞,让人听不清楚他的意思。

说着,打横将她抱起,朝外走去。

走到门口的时候,周戈渊顿了顿脚步。

“若是不想明日京中流言四起,便把脸埋在我怀里。

谢德音抬头,只见他一双湛黑的眸子一眨不眨的与她对视着,表情带了几分玩味儿,唇角似乎微勾了一个弧度,待她细看时,便什么也没有了,还是平时那个冷面将军。

谢德音不是好歹不分的人,她知道周戈渊的意思。

她在他怀里缩了缩,将脸贴在他的胸膛处,任由他抱了出去。

他身上的铠甲冰凉刺骨,刚好抵了她体内的燥热,她的手贴上他的后背和后腰处,只盼着这冰凉能缓解她此时的痛苦。

却没注意抱着她的人此时浑身一僵,低头看她时,只看到散落的鬓角处,一缕发丝缠绕在他胸前披风的丝带处,粉色的耳垂晶莹剔透。

随着他不自觉的吞咽,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。

待看到外面已经将陆元昌捆了起来,周戈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把他带回去。

说完,转身出了马府,随之而来的士兵也都收了队。

只有副将大胆的看了一眼王爷怀里的女人,看不到脸,满身的血,看着触目惊心。

她是谁?

王爷竟然这样大动干戈的来马府救人?

直到被周戈渊扫了一眼,副将才回过神来,慌忙的收回目光去看别处。

等着骑马回去的时候,周戈渊才发现谢德音的不对劲。

她的双眼渐渐迷离,如同跟他燕好的那天夜里一般,且她坐在马前,窝在他怀里,双手渐渐不规矩了起来。

他知道她这是中了药,药效还在。

他是个正常的男人,自然经不住她这般抓握。

他单手策马,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,将她困在怀里不得动弹。

许是体内难受的狠了,她竟然小声的哭了起来。

如同一只猫儿一般,那声音丝丝缕缕的钻入耳中,听得他心浮气躁,只得快马回府。

等着回到摄政王府,周戈渊便让人去请太医,又专门叮嘱了一声

“记得让他带上女医。

这种药有解,也容易,无非是跟她颠鸾倒凤一夜,像她新婚之夜的时候。

不过她如今还有身孕,但是这么颠鸾倒凤一夜下来,她身子定然受损,孩子肯定没了。

这个孩子是死是活跟他没关系,但若是在他床上没的,那就太晦气了!

他带着她进了内室,将她身上那层染了血的衣衫撕了下来丢到一旁。

他看了一眼榻上的玉体横陈,转身喊了一声

“来福,让丫鬟送一套女子的衣衫来。

很快,便有丫鬟将衣服送来,她低着头将衣服送至床头,余光中瞥见床上的女子此时攀着王爷,气息如兰般轻哼着,似是欢愉,也似是痛苦,不过片刻,便有轻声哭了起来。

丫鬟脸一红,立马退了出去。

周戈渊何曾服侍过女子穿衣,将衣服拎了起来不知从何下手,偏偏这时,谢德音如水蛇一般缠了上来。

周戈渊额角隐隐跳动,心里咒骂了一声,再次单手抓住她的双腕,另一只手扼住她的下颌,看着她那双迷离的眸子。

“谢德音,本王不是圣人,经不得你这样,若是你不想要肚子里那孽种,本王成全你!

许是他眼神的冰冷,也许是他提到孩子的缘故,谢德音神识恢复了一些清明。

她咬紧了下唇,都咬出血了来克制自己。

周戈渊将她的嘴掰开,迫使她看着自己。

“只要你开口,本王今日便做一回取悦你的面首,你不必这般自残!

谢德音知道,若是那样,孩子必定不保。

她起过誓的,她要护着煜儿。

谢德音颤声道“把我……捆起来。

那声音媚的仿佛能滴出水儿来,听在周戈渊耳中却生了一股子火气。

“陆元昌这样作践你,你还这般在意他的孩子?

谢德音只觉得自己的理智一点点的在崩塌,只能无助绝望的看着他。

“求你……

她在偏殿被他羞辱时,没有开口求他,昨夜里被他那般欺负,也没有开口求他,却在此时这样无助绝望的求他。

周戈渊眸光凌厉,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一般,好一会他启唇,冰冷的吐出两个字

“犯贱!

小说《将门王妃摄政王的掌中娇太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全本阅读将门王妃:摄政王的掌中娇太魅》资讯列表: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